目睹女友被蹂躏[都市激情]

时间: 2020-04-04 发布: 野狼影院在线

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目睹女友被蹂躏
我跟女友是大学同学,不是一个系,我是学电脑的,女友学的是工商管理。
毕业分配的时候,女友顶住了家里让她回重庆老家的压力,跟我一起来到深圳打
拼。
女友在一家公司做文职,而我就在一个IT公司写软体,日子过得平淡而舒
适。一年后,我厌倦了繁琐的程式员的工作,辞职到另外一家公司做销售,主攻
智慧傢俱系统。
刚开始时跑得很辛苦,钱也赚得很少,后来渐渐地摸到门路,有了一些固定
客户,业绩也慢慢好了起来。我做事的习惯是有钱大家赚,在跟客户打交道的时
候多瞭解他们的难处,看他们的产品是不是能够在別的客户那里找到好的销售渠
道,客户对我感激之馀,有单自然先找我。一年以后,我的销售业绩在公司已经
能进三甲了。
2003年7月,广西的一个老客户老毕到深圳出差,约我出来一起坐坐,
说有一批货能不能帮忙找找客户。我打电话约了两个朋友老黄和小余,看看他们
能不能帮忙。
中午的饭桌上,老黄敲定要了老毕这批货,而且开价比行价多出了两个点。
老毕兴奋的情绪感染了大家,大家都很高昂,吃完饭直奔华侨城的本色酒吧找乐
子。
下午酒吧里的客人不多,美女几乎沒见到,几个人只好摇骰子喝酒。中间表
演台上钢管美女结实的大腿撩拨得大家更是酒兴更胜,一个下午我们干空了两打
老金威,两瓶洋酒。
老黄提出晚上要去我家吃晚饭,自从上次吃了我女友做的重庆菜到现在馋虫
勾肚子,小余和老毕听老黄这么说也嚷嚷着要去嚐嚐嫂子的手艺。深圳这里很少
有人在家里请客,除非是很亲密的朋友。
我给女友打了个电话,让她下班后直接去人人乐买菜,因为晚上有朋友回家
吃饭。傍晚时分从本色出来,打个的直奔我家。
一进门便看见女友正在厨房忙着,上班穿的制服套裙都沒来得及换,套了件
围裙就忙着炒菜了。我心里一阵过意不去,轻轻挽住女友的腰说:「老婆,辛苦
你了。」女友回头笑笑说:「这有什么,只要你跟你朋友开心,对你的事业有帮
助就行。」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啊!
饭菜上了桌,大家对我女友的手艺都赞不绝口,我把藏了好久的一瓶187
5年的XO也拿出来开瓶助兴。老黄给我女友也满上一杯,说敬嫂子这么贴心的
照顾我,支援我的事业,他打心底佩服和羡慕。
女友平时是滴酒不沾,她的量顶多是一杯葡萄酒。一次公司的年夜饭,实在
推辞不过喝高了一点,一个部门经理吃了她的豆腐,她就再也沒碰过酒了。那个
部门经理被我请的人海扁一通,三个月沒起过床,这是后话了。
女友以询问的目光看着我,我说:「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又是在自己家里,
不用拘束,老黄盛情难却,喝了吧!」女友端起酒杯一饮而盡,老黄大声叫好,
满面春光的坐下。老毕、老黄、小余轮番给我女友敬酒,大家都喝了不少,一瓶
XO也见了底。
女友酒劲上来了,边哭着边数落我的不是,说我老在外面跑,经常把她一个
人扔在家里不管,什么事都得操心,做女人真苦云云。大家都说「嫂子醉了,高
了」、「其实陈哥挺不错」等等,我则努力想站起来扶女友进房休息,可是也许
喝多了,手脚都不听使唤,刚一起身就顺着凳子熘到了桌子底下。
大家好不容易把我从桌子下拖出来,女友已经趴在饭桌上睡着了。老毕说:
「都高了,咱们也该撤了。」老黄说:「也不能让陈哥和嫂子这样睡一晚上。」
大家七手八脚,连拉带拽把175斤的我拖进卧室的地毯上。我躺在地上半
瞇眼迷煳着,老黄和小余已经把我女友擡进来了,小余擡着我女友的腿,老黄擡
着我女友的上身,两手挽过我女友的胳膊,有意无意地搭在我女友的胸前。他俩
把我女友平放到床上,裙子捲起来一节,露出丝袜底部一截光洁的大腿。
小余喉结动了动,说:「陈哥这小子真有福啊,老婆这么漂亮,又贤惠。」
老黄干笑着说:「与其嫉妒別人,干脆你也找一个。」小余说:「我刚毕业,房
子、车子什么都沒有,到哪儿找啊?只能看看毛片,打打手枪,委屈了小弟跟了
我二十年都沒嚐过荤腥啊!」
老黄、老毕呵呵的笑笑说:「走吧!」他们走到门口,我听小余说了一声:
「你等我一会儿,我的手机掉在陈哥的房间里了。」小余推开我房间的门,走到
我跟前推推我,叫着:「陈哥!陈哥!」我想他们快点走让我好睡,假装发出鼾
声。
小余又摇了我两下,然后起身来到床前伏下身窥视我女友的裙底。看到小余
这个动作,我当时头「嗡」的一声,想大声喝止,但是一来嗓子又干又哑,二来
怕这个场面被老黄他们看到以后小余沒法做人,就忍住沒有喊。
小余看了一会儿,裤子下面就支起了一个大帐篷,然后他轻手轻脚的转到床
头,一只手轻轻捻起我女友衣服胸前的开口往里窥视,另一只手开始揉搓自己裤
子里挺直了的小弟弟。又过一会儿,捻衣服的手轻轻地探进我女友胸前,隔着衣
服,我看到小余的手正一起一伏,在内衣外面揉搓着我女友的乳房。
我当时火直沖到头顶,但同时,一股说不出的麻痒感觉升了上来,自己的女
友在自己家床上当着我的面被人吃豆腐,这种感觉痛中混杂着说不清楚的快感,
我竟然勃起了。我决定不去制止小余的动作,看他接下来会怎样;再说,我想动
也动不了了。
小余这时已经满头大汗,估计是第一次摸女人的胸吧,激动得浑身颤抖,哆
嗦的手已经把昂首挺胸的弟弟从裤子的束缚里释放出来,手指上下地在弟弟上做
着简谐振动,口里禁不住发出呻吟声。
老黄和老毕估计听到这古怪的声音推门进来,这场景把他们吓了一跳,说:
「小余,你疯了?」小余这时才停止了动作,把手从我女友的胸前抽出,手忙脚
乱的把弟弟塞回裤里去。
老黄说:「这是陈哥的女朋友,你这是在幹啥?」
小余带着哭腔说:「大哥,我从沒见过真正的女人身体,我看到陈嫂这样,
一时沒忍住,就把她当成一个普通女人,忘了她是陈嫂了。我求求你可千万別告
诉陈哥。」
老毕说:「算了算了,这事沒外人知道,老陈也睡着了,咱们就烂在肚子里
吧!」
小余感激的说:「两位大哥以后有事,我赴汤蹈火报答。」
老黄笑着说:「和平年代,你去哪儿赴汤蹈火?不过便宜你小子了,陈嫂的
胸好摸吧?」
小余嘿嘿笑了两声,说:「我第一次摸女人的奶子,还是隔着胸罩摸的,也
不知道什么是好摸什么是不好摸,只是觉得软软的好刺激。」
老黄笑着说:「孬种,看你这事办的,名声都落下了,实惠还沒得,也就是
蜻蜓点水了。」说着轻轻走到床头,盯着我女友看了一会儿,说:「小余反正对
不起一次了,一次和二次有什么分別,哥哥再助你一次。」
说着,轻轻解开我女友上身衣服的扣子,把衣服往两边摊开,我女友白皙的
肚皮和紫红色的胸罩裹住的漂亮胸部,马上赤裸裸的袒露在三个男人中间。我心
里暗骂老黄不是个东西,心里却突突跳个不停,好像很盼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老毕说:「老黄,这样不合适吧?」老黄说:「管它哪!今天咱哥们都喝高
了啊,都高了。」
小余脸涨得通红,走到老黄身边伏下身闻着我女友的肚脐,说:「好香!」
老黄说:「小余,你去打杯水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往水里倒了些
东西,给我女友餵了下去。
做完这些,老黄把我女友的上身抱起,两手在我女友背后的扣钩上一搭,然
后又把她平放下去。老黄说:「小余你过来看好。」一只手捏住我女友的胸罩,
轻轻的扯了下来,我女友漂亮的小乳房像两只小白兔摆脱了罩罩的束缚,轻盈地
跳了出来,顿时暴露在三个男人的眼皮底下。
我女友的胸部不大,她常抱怨说自己不丰满,但是形状很好看,向上翘的那
种,乳头粉红,晶莹剔透。我常说她的乳房是老天爷的工艺品,现在这工艺品正
在被三个完全不懂艺术的人欣赏着。
小余激动得汗不停地流,一只手伸上去扣住我女友的一只乳房开始揉捏,另
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裤裆里套动,捏乳房的手明显开始加速并且用力,我女友的乳
房在他的手里不停地变换着各种痛苦的形状。
过了一会儿,小余浑身颤抖的说:「我要来了……」捏乳房的手开始大力撕
扯,嘴里「嗷嗷」叫着,不一会便瘫软在床上,捏着乳房的手还是不肯松开。
老黄叹口气说:「小余你真暴殄天物啊!有东西也要留给嫂子享用嘛!」说
着伏下身去,嘴巴叼住了我女友的一颗乳头,一只手探进我女友的裙子里。
这边,老毕早已经把我女友的裙子捲到屁股下面,并且把我女友的小可爱内
裤褪到膝盖,正在观察我女友的下身,并啧啧夸赞说:「老黄,看嫂子的小屄,
外阴都是粉红色的,比我老婆那污七麻黑的老屄强到天上去了,年轻的女孩就是
不同啊!」边说边把嘴巴凑上去疯舔了起来。
小余终于捨得放开那个乳房了,说:「毕哥,让我也看看。」老毕起身走开
到老黄身边,攥住一个乳房把玩起来。小余瞪大了眼仔细地看着我女友的下体,
生怕漏掉一点细节,看了一会儿便伸出两个指头,就这么一下即捅进我女友的阴
道里。
女友这时闷哼了一声,老黄说:「小余你小心点、慢点,把嫂子搞伤了就不
好办了。」小余说:「我知道。」手指开始快速地进进出出的抽插着……
两三分钟的工夫,小余便说:「我他妈的要操女人了。」说罢,三把两把将
裤子脱下来,挺着剑拔弩张的弟弟,趴到我女友身上,弟弟在我女友的下面乱戳
乱撞。
小余的老二不长,但是很粗,弄了好一会都沒弄进我女友的阴道,老黄「呵
呵」的笑着跟老毕说:「你去帮他一把。」老毕伏下身,一手握住小余的老二,
一手撑开我女友的两片小阴唇,然后对准阴道口往里一送,小余大叫一声:「舒
服啊!」然后勐地用力向前一挺,老二立即连根沒入我女友的阴道内,只剩下两
颗蛋蛋在外面。
那条属于我的、再也熟悉不过的温暖的路,现在不情愿地迎来了陌生人的闯
入。小余疯狂地前后挺动,将老二在身下这个温暖、紧窄的小穴里不停抽插,每
抽拔一次,便拖出我女友阴道里粉嫩的肉,然后又连棒带肉齐根插了进去。
小余在幹我女友时,老黄和老毕早已脱得精光,手不停地撸着自己的老二。
老黄的老二粗而长,真的相当惊人,尤其是前面的龟头,比得上一个小鸡蛋;相
比之下,老毕的就差好多了,不过坚硬程度却比老黄的略胜一筹。
小余抽插了五分钟后,嘴里就叫着:「喔!我不行了……」双手用力握紧我
女友一对奶子,下面一挺一挺的把精液灌进我女友体内。我暗自叫苦,心说千万
別让我做便宜老爸。
小余待老二完全疲软了后,才依依不捨地把它从我女友阴道里拔出来,带出
了好多白色的精液。老毕接着趴了上去,毫不费劲地就把老二一口气送到我女友
滴着精液的阴道里面,随即开始抽插。老毕的体力明显不济,只过了两三分钟就
缴枪了,不过精液量倒是不少,足足射了七、八下。
老毕拔出阴茎,说:「老黄,轮到你了。」老黄抱起我女友的下体仔细看了
一会儿,然后把中指插进去抠摸了好几下,说:「嫂子这个是名器啊!螺旋吸,
鸡巴一进去就有一股吸力夹住你,一般人顶不住几下就缴枪了。」说完挺起他粗
长的老二,对准我女友的阴道一点一点地推进。
虽然前面已经有两人进入过,但女友的阴道口显然沒有足够的准备去容纳这
个庞然大物,老黄进得很有耐心,一会用龟头挤进一点,一会儿又退出来,再挤
进一点……
老毕说:「老黄,你的傢伙太大了,只怕嫂子受不住啊!」老黄说:「不会
的,孩子都能生出来,女人的下面弹性很高。」
这样一边说着,一边进进出出,龟头已经进去了大半颗,我瞄了一下也有点
吃惊,女友的阴道口从未被撑得如此大,连旁边的皱纹都给扯得绷平了。老黄吸
了一口气,然后勐一挺身,「唧」的一声,整傢伙挤进了我女友的阴道里,我女
友的身体此时颤抖了一下,发出一声哼叫。
老黄开始缓缓地抽插,然后逐渐加速,每抽插一次都带出大量精液。我躺在
地上想像着老黄的龟头与我女友阴道壁的接触摩擦,心里一阵阵痉挛,但是这种
快感却充实着我的大脑,使我不想做出任何制止他们的举动,任凭女友被他们肆
意蹂躏。
老黄抽插的速度已经很快,「啪啪」的撞击声充斥着整个房间,老毕和小余
在旁边看得过瘾,又硬了起来。老黄大概插了几百下,然后嗥叫着说:「喔……
顶不住了,嫂子吸得太厉害……」身体随即开始一抖一抖,足足抖了十几下才瘫
软在床上,已经软下来的老二「啵」的一声从我女友的阴道里滑了出来。
我女友的阴户给他这么一摺腾,像是张开了的一张嘴,小阴唇红肿着翻开在
两边,露出合不拢的阴道口,三人射进去的浓稠精液混合在一起汩汩流出淌下会
阴……我心里暗自叫苦,心说完了,以后我再幹还不是像在高速公路上开摩托,
开阔得沒着沒落的?
小余见老黄交了货,猴急着又要趴上去,老毕说:「小余,你看嫂子的屄给
老黄幹得这么阔了,咱们怎玩就沒啥太大感觉,不如玩个別的花样吧!」
小余问:「怎么玩?」老毕说:「你躺到下面去。」小余依言挨着我女友躺
下,老毕抱起我女友将她翻过身,脸朝下放到小余身上,然后握住小余的傢伙,
沒费什么力就送进我女友的阴道里,说:「小余,活动活动。」小余开始收缩腹
肌抽插起来,边幹边说:「是沒刚才那么紧了。」
老毕把两根手指顺着小余鸡巴旁的小缝隙探进我女友的阴道,一起抽插了一
会,说:「嗯,差不多了。」然后自己翻身上床,趴到我女友的背上。三个人就
像一件三明治,我女友是馅,他们俩是面包。
老黄说:「我来帮你们一把。」双手握住小余和老毕的两根枪併在一起,龟
头对准我女友的阴道,说:「同时用力,一起进啊!」
小余喊着:「一、二、三!」两人同时发力,老黄的手也向前一送,两根老
二并排着同时挤进我女友的阴道。小余大唿:「哇!好刺激啊!」老毕说:「我
以前也只是听说过『二龙戏珠』,今天是第一次玩,果然够刺激!」两根老二浑
然一体,同进同出,像毒蛇一样不断刺插着我女友的阴道。
老黄先是坐在床头,揉捏着我女友的乳房,一边啧啧称赞说,要是给我儿子
玩玩就好了,他最喜欢叼他妈的奶头。然后两只手一边捏住一个奶头,用力向两
边拉扯,说:「咱也学学日本,玩玩SM,反正不是自己的老婆,玩坏了也不心
痛。哈哈!」
老毕说:「老黄够变态,別教坏了小余。」小余说:「我比他坏,SM的片
子我沒少看。」说着便把手伸到下面:「我再加两根手指一起插。」
小余的手摸到我女友阴部,顺着老二的去势插进我女友本来就涨满不堪的阴
道,然后抠摸起来。老毕说:「操!后悔沒生两根屌。小余,还有沒有位置?我
能不能再放根手指进去?」小余说:「你试试吧!別撑破了就行。」
老毕的手指摸索了一会儿,然后也插了两根进去,说:「这女人的屄还真能
盛啊!」
这是怎样的一幅场景,我最心爱的女人,一个经济系的高才生,被三个男人
在淫辱玩弄,阴道给两根鸡巴和四根手指同时插满,撑大到极限;乳头被恣意撕
扯,彷彿在测试它们的极限耐受能力。
那天晚上,老黄他们在酒精的刺激下,在我女友身上玩足了各种花样,用黄
瓜、茄子、火腿肠,甚至手机插我女友的阴道,还用脚趾踩乳房、捅阴道等等。
后来老黄说:「差不多了,药性快到了,我们收拾收拾走吧!」小余恋恋不
捨地又挺着鸡巴幹了一次,然后几个人收拾好了房间,给我女友穿上衣服,关门
走了。
我女友的阴部和乳房肿了好几天,连走路都一拐一拐的,我骗她说是我趁她
睡着时做爱幹得太过火了,她也沒说什么,只是叮嘱我下次要温柔些对待她,不
要把她弄伤了。
这件事情以后,我与女友的感情逐渐淡下来了,一年以后平静分手。老黄和
老毕他们给了我几千万的定单,我从中提了几十万。现在回想起这段经歷,无人
可以诉说,于是把它写下来,讲给大家听听,我自己也痛快些,反正,你也不知
道我是谁。